奔向更开阔的水域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近期,《垂钓》杂志休刊更名改办新刊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多人心中五味杂陈,我也一样。尽管这是本刊主动寻求变革与突破之举,是闯荡水上运动领域的大胆尝试,并非迫不得已,但我仍然感伤,毕竟多年来我为它投入了大量心血,而它却从此不复存在。

须承认,《垂钓》杂志的句号画得过于匆忙,它本可以,本该诚挚地与多年来对我们寄予厚望的读者们做庄重的正式告别,表达我们的歉意与不舍,然而我们做得略显仓促。(剩余943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