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地丁花开

1

地丁草最后一茬花刚一开艳,堡子照例缭绕起了大雾。浓雾里响起下沟挑水人的咳嗽和吆喝声,偶尔伴有几声铁勺撞击桶壁的咣当声,那是挑水人雾里看不清陡坡台阶,趔趄了一下。高脚牲口喷着响鼻,杂乱的蹄声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它们去庙背后的响泉沟里饮水,嚼了一夜的干草料,得饱饱喝一气。

“嘚啾!嘚啾!”这个似有若无的声音,又在这样的浓雾中隐约传来,好多年了,从未间断。(剩余3569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