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梅花表

直到后来走出古镇,建坤仍旧无法知道自己爷叔是谁。这是个心结。爷叔把自己带大,自己却从没见过爷叔,在自己心口上,建坤最后只能听任爷叔变成了村口石板上青翳翳的光斑。那些光斑出处不明,散在远处,似有似无,在未来的岁月里无时无刻不放射着童年记忆里最冰冷而着意的温情。

小时候,娘远走他乡,懂事的时候,他才知道爹当年为了讨债死在了外地。(剩余4143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