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的遗物(二首)

血压计

母亲把我当成最可信的

“医生”,并教会我量她的血压

当她伸出八十八岁的胳膊

被黑袖带越来越紧地裹住

时间的听诊器冰冷

我总是说出最令她满意的数字

她便不再担心这个天旋地转

的世界

母亲不在了,我感到头脑

有些压力和疼痛,不知来自哪里

便打开灰色血压计

黑袖带裹住

出入风雨的胳膊

我听到

暴(剩余24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