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人狗之间

生命中的第一声惨叫

我生下三个月,父亲即因病去世,丢下了母亲、两个姐姐,还有我和一只大黃狗。母亲告诉我,儿时扶墙学走路,大黄狗便亦步亦趋,跟在我旁边。如我摔倒,正好倒在它毛茸茸的背上。这样的事情已没有记忆,我唯一记得的是它的离世。在萧瑟寒冷的腊月,一个下午,母亲在纺纱,让我关上门并插上门闩。门外有堂哥呼叫我家的狗,他们似乎捉到了大黄狗,我觉得惊讶,母亲示意我不要开门,然后是宅门口沟边大杨树下传来的一声惨叫,母亲哭了,没有出声,只是眼泪不断地落到纺车边上。(剩余1555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鱼眼
    北京文学 2022年11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