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不得不说的常识(外一首)

感谢我的影子

这么多年始终陪伴着我

从未对我的脚踝说累

感谢镜子

感谢它的诚实

和狮子般耐心的等待

感谢“祖国”这个称谓

即便使用某种可怕而危险的语言

我也愿意用祖先发腐发白的骨头起誓

我对她的爱是如何深沉

从北方到南方的路 从西方到东方的河

所有发霉的早晨与生锈的黄昏

你包含有我已经使用和将要使用的所有语词

你由我们每一个人组成,且是每一个人

感谢美酒与劣酒

让我偶尔可以邀请月亮

可以打发许多个黑夜的虚无洞穴

有时候你还是神灵的某个隐喻

黑暗依然会降临

与你我息息相关的一些东西我们注定无法见证

比如石碑上的那个日期

比如阴刻在上面各自姓氏的笔画

关于孤独

伟大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已经说过:

生命中有过的所有灿烂,都需用寂寞偿还

再次返回北方

父亲 当我再次返回北方

我不得不感谢你将我带至人间

这个由时间和空间组成的地方

即使你从没问我同不同意

我也要用同样的方式感谢我的母亲

如果缺少你们中的任何一位

我無法想象我会是谁,在哪里?

这首拙劣的小诗又将如何出生?

当然,生养我的不只是你们

也是你们的父母、祖先

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神话

是从寒带草原骑着矮种蒙古马南下的马蹄

甚至是佛陀、基督、穆罕默德的祷告

是梵天与毗湿奴在某个故事里无尽的争辩

我是我,也是那堆成山脉的亡灵和历史

我们不过是在遭遇所有人类

都必将遭遇的那一部分叫作命运的东西

这一切,

发生在我再次返回北方的瞬间与世纪。(剩余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冷烟
    北京文学 2021年08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