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岁岁花开一忆君

——追忆柳萌先生 杜卫东

柳萌先生离开我们四年了。

四年的光阴,岁月轮转,晨昏交替,日子像秋天的落叶铺满一地,我依然没有能够把这一份忧伤安放。它是一眼苦涩的泉,会在不经意间汩汩冒出不尽的思念,淹没心中的山水。

这些文字,是卸去忧伤的扳手,在我心中已经被泪水浸泡得太久。

1

咚、咚,有人轻轻叩门。

我站起身,见门外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穿一件蓝色中山装,提一只黑色人造革公文包。(剩余920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冷烟
    北京文学 2021年08期

    北京文学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