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松涛一直在我心中呼啸(创作谈)

1968年,我下乡插队。村庄里,有位汉子,年近四旬,左腿有些跛,左小臂彻底丧失,每到农忙时节,他便出现在生产队劳作的人群里。耪地时,他右手抓锄,锄杠的头部则夹在他伤残的腋窝里,锄板与常人一样翻飞,力道十足,极其精准。那时,我在生产队当记工员,傍晚收工时,我问工分是不是记在大嫂名下,大哥摇手说,国家按月给我开饷(优抚金),工分就算了吧。(剩余969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