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朱千叶及其他

如果把记忆都挂在一棵榆树上,那棵榆树会长成什么样?

那是我大概八岁的时候冒出来的想法。那一年很特别,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大了。榆树是我所能认识的最好的树种,不单长榆钱,榆树皮还能做糙面的黏合剂,能让杂面条变得滑溜溜的。记忆都挂在榆树上的局面我想过很多次,像青虫,吐一种银色透明的玻璃丝。它长长短短在榆树上越挂越多,什么时候挂满了,人大概就成熟了。(剩余2887字)

畅销排行榜
  • 青梅
    北京文学 2018年08期

    北京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