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村往事

在《悲伤的情感》的悠悠余音中,我问自己:在一切都变形扭曲之后,人终于走到最平凡最普通的地方。如果此刻再去检视自己最初的愿望,那么从前我对人生的愿望是什么呢?今后如果还有愿望,那我要许一个什么愿?

1986年秋天,我从沈阳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了一所小学里去当音乐老师,觉得整天按着脚踏琴去教小孩子们唱“哆来咪”,实在是无聊极了。(剩余2663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