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柿子树(外一首)

盏盏红色的小灯笼,渐渐被岁月隐去

最后一个柿子,枯坐在

枝头,身上落满了白霜

这并不妨碍

一个柿子在村口,執着地

点燃一盏灯

一个柿子,坐久了,就成了

时光里的皮影戏

麻雀,人影,都只是借来的道具

紧攥着悲剧的弦

替她压低嗓子,嘤嘤地哭

雷电铺开折叠的钢轨,把她

上气不接下气的咳嗽

送到天涯

人散曲终后,她又恢复了平静

平静得像死亡,我多想

再种一树盘旋的雀影

让叽叽喳喳的声音,在她身边

多逗留会儿,让她和夕阳围炉小酌

眼角短暂的欢欣

和凌乱,酣畅落下

这种酣畅

比把她吹到尽头的北风

还要痛快

这种痛快,唯有被卷滚的期盼

撕成一道道鲜艳伤口的她

才配拥有。(剩余187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