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文学搀扶我重新学会走路

我对文学的喜爱,是与生俱来的,并非是病残后学保尔。在幼小识字后,应该读“小人书”的时候,就跟着哥哥们抢“大书”(长篇小说)看,并常常挨喝斥:“能看懂咋的?”那时,我就在心里听到一个声音:长大后,我也要写大书!

我生于1970年,9岁患类风湿病,18岁瘫痪,这是1988年,家里已经有两个哥哥因患类风湿病先于我瘫痪了。(剩余204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