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冬黄梅

她希望挣脱平淡生活,却又深陷平淡中。拥挤的小房间,丈夫收藏的古代花窗,淹没了她的一切。在一个连绵淫雨的日子,她发出了最后的叹息……

鹃鹃酸酸软软的,一点也动不了。女医生说,你的骨头是酥的,血管也有问题,你的大脑血管特别粗,血冲过来就像发大水。你一定织过毛衣的,比方说,流到胳臂时,血管是12号针;流到大腿时,是9号针;流到脑袋时就是1号针了。(剩余7379字)

畅销排行榜
  • 绑架
    北京文学 2018年09期

    北京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