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变脸(外二篇)

“害祸!”灯明老汉嘴里骂着,在村头的老榆树上敲扣着烟锅。一只黑乌鸦“嘎”地停在榆树枝头,那枝条,向下一沉,连那黑乌鸦划了一道弧线。黑乌鸦“嘎地”又飞了。

颠三“扑哧哧”地吸着响鼻涕走过来,站在老榆树下,嘻嘻一笑,对灯明老汉说:“二爷,你刚才是在骂我吧?”

“颠三造孽呀!”灯明老汉在榆树干上重重地敲烟锅,“你小子命硬,村里人把你养大了,不求你有多好,可你不能害人啊。(剩余196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