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东西透着跟他的名字一样的质感。

铁信马由缰地狂奔了一阵,匆忙中就有些后悔,他想延续这种天马行空的神秘。

好像已经来不及了。事实也是这样。铁只好恋恋不舍地听任了那个短暂的过程的强有力的摆布。用铁的经验说,他又美美地死过一回。

屋里有些暗,但什么东西都呈现得清清楚楚。铁已习惯了这种暗,如果屋里十分亮堂,他反而觉得周围的墙壁有了漏洞一样不踏实。(剩余9813字)

畅销排行榜
  • 摇曳
    北方文学 2013年05期

    北方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