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淘汰

眼看丈夫亓捷马上就四十出去了,还只是个副教授,妻子晏桦奚落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你瞪大眼看看,你们学校四十岁以上的人,谁不是教授?!就你天天装清高,自诩比别人强,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可是,一到发工资你的是最少,一有出国考察等等好事从来就没有你的份儿!”

亓捷一听妻子唠叨,就感到很无奈,因为妻子说的确是事实呀!可是,他不服气,说:“那些人凭什么当上教授、博士生导师?靠的是学术造假!你去看看他们发表在所谓核心期刊上的那些论文,一百篇里有九十九篇都是东拼西凑抄的!”

“可是人家就是能当上教授、博士生导师!你高洁,有什么用?别说和你一起来的那些人了,就是比你晚来三年五年的,很多也都是教授了,你怎么不害臊?”

亓捷恼了:“我害什么臊?是他们该害臊!你去打听打听,在我们全校,学生心目中谁的课上得最好?是我!”

“晋职晋级,学生的意见有个屁用!”

十几年前,亓捷博士毕业,和其他十几名博士生、硕士生一起进了这所大学工作。(剩余1263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