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东篱的诗

草原天路

草木丰茂

百花涌起

红砖红瓦的小山村

镶嵌其中

我们姑且称之为

布达拉

眼前的大好河山

是遗址

是沟壑

间杂桦皮、野狐和牧民

所謂天路

无非离尘埃远些

跟云端近些

而天堂

就是白云生处

炊烟袅袅

鸡鸣山坳

细雨中的西夏王陵

一个上马杀男人

下马掠女人

白天吃牛肉干

夜晚喝露珠的民族

被同样操行的

另一个民族的铁蹄

踏平了

蹄印里只留下

一部没人看得懂的书

两座毁了再建的塔

几个一矮再矮的土馒头

九百多年后,一个异族分子

站在它们的面前

雨水使他的面目更加模糊

而令它们的面目

越发清晰

土、黄米、糯米

远处高大的枯树

擎着几个鸟巢

穹庐状

粮仓状

空空如也

仿佛巨大的沉默

五花草甸

一棵草被铲除

两棵草被铲除

三棵草被铲除

一株花可怜见

两株花可怜见

三株花可怜见

它们都有乡下野孩子的名字——

狗娃,耧斗,老牛筋,蓝刺儿头

它们都有乡下野孩子的命运

野蛮地生

野蛮地长

先是不管不顾

后来无声无息

当它们抱起团

像地榆一样举起紫红的拳头

像金莲花一样扎起黄色的头巾

像小花草玉梅一样扯起粉红的旗帜

浩浩荡荡

激起拳蓼一样乳白色的海浪

听雨七步沟

上帝如父母

对孩子们

总有偏心的一个

把太行山最翠绿的部分

给了七步沟

把雨水最丰沛的一夜

给了花草,树木

岩石,沟壑

一切有生命的事物

都有光芒

宛如蓝月亮,红月亮

一切有生命的事物

都会吟唱

或虎啸龙吟

或环佩叮当

此刻,那些失眠的人

是耳目一新的

推杯换盏的人

在万物接受清洗中

正聆听

碎玻璃的声音

遥望南天门情侣峰

天堂并不高远

穿过几条披翠的峡谷

我望见了天门

两块巨石

中间狭长的口子

仅供道行深的人穿越

我的修行还远远不够

沉重的肉身

常因美丽的爱情沉浮

其实爱情并不玄妙

无非是

人间百世的耳鬓厮磨

不如令人战栗的一跃

化蝶,化树

化石

一站而千年

前身的坎坷

结构为一波三折的传说

石窟里的地黄

河水清且涟漪

游船如织,夜鹭翔集

误将伊河作洛河

神女仍在曹子建的赋中

越过龙门,众生还是众生

独不语的石头,成了佛

慈祥地注视

众生不解,喧哗依旧

有地黄,天不怕地不怕

居佛室而摇曳在石缝间

似佛而非佛

治愈着人间的虚症

闪电湖的傍晚

不像野狐岭*

一再辜负古老的命名

闪电好像约好似的

一条翻身的怪蟒

体内藏有青龙古剑的心

让我看清

大风在掀动群山前

可劲地摇晃草木

弱小的蓝翠雀花

跌倒,站起

又跌倒

始终不改其颜

给予光阴的人

终将收割一切

眼前的光,我的体温

当湖水的金边

被吞噬

比周遭更黑的我

丧失了

还原真相的信心

*地处张家口万全与张北县的交界处,是坝上与坝下的分界点,也是农耕与游牧民族的分界线。(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