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警服


打开文本图片集

宴席终于散了。

是几个在一起几十年的老伙计,为老葛光荣退休攒的一个酒局,席上喝了茅台。老葛舍不得喝,捏着酒盅舔。他们都笑他馊抠,说你喝下去,一口喝下去!一辈子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除了警服,就没一身像样的衣裳,你亏不亏嘛!老葛便一仰脖,把满满一盅茅台酒,一口喝干。

盅子小,一盅才六钱。这地方喝酒,时兴“走盅”,一桌子上的酒盅,别管多少,都跟着一个人的盅子走,酒量瓤一瓤的,一趟盅子走下来,就“突噜”到桌子底下去了。(剩余5377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警服
    安徽文学 2018年03期

    安徽文学

  • 安徽文学 2018年02期

    安徽文学

  • 昏迷
    安徽文学 2018年01期

    安徽文学

  • 初恋
    安徽文学 2013年08期

    安徽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