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过蒲寮

上路后,女人一直盯着窗外,一声不吭。外面并没有什么好看的,没完没了的山和树,不时闪过被雨淋湿的灰不秃噜的村庄和收割后芜杂的田野。偶尔,有那么一两只胆大的野兔、黄鼠狼箭一般横穿过马路,消失在山林中。

大雨渐零落,雨刮器摆动幅度小了一些,发出的单调干涩的声音,依然令人难以忍受。

男人很想表现得大度一点,打破这该死的僵持。(剩余9510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镇花
    安徽文学 2013年07期

    安徽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