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的炽烈乡愁

很多时候,人们总以为历史仅仅是在书本里,在如我所闻和如我所信之间,是智慧生长的地方。历史作为知识,才有可能被谈论、被观察、被记录,历史在被预先设定的距离之外,切身性仿佛拣选了一个安全的位置,因为发生的一切是众人—他者的事情,历史理性会将痛苦感受缩减到冰冷的意识形态术语和社会学统计数据之中,备份存档,说这里有条教训,别让痛苦重演。(剩余4044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读书
  • 读书
    2014年11期
    电子价¥3.9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8:30-17:3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郑重声明